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媒体报道 >

《检察日报》刊登岳成律师文章:我的大学梦

岳成律师文章:我的大学梦
  2015年6月26日《检察日报》第六版《法律人的大学》栏目刊登岳成律师文章:我的大学梦
  在线阅读地址:http://newspaper.jcrb.com/html/2015-06/26/content_189487.htm
我的大学梦
岳成律师文章:我的大学梦

  上世纪80年代,作者(右)在吉林大学法律系函授点留影。
  我出生在黑龙江省海伦县,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艰苦,但我书一直念得都还好,小学、初中所有考试都是一二名,尤其初中时我是全校第一,并且在班里始终都是班干部。高中时 我的数理化很好,1966年我正好高三,高考报的是清华,只差十几天就要走进高考考场了,却因为“文革”一夜之间被挡在了大学校门外,我就这样与自己的大学梦失之交臂。
  高中毕业后,我回家务农,但依然没有放弃上大学的梦想。记得当时因为读过书,所以在农村干活时大家都很照顾我,让我带小工,也就是带女同志去工作,但我说不可以。 我挖过土、抬过石头,肩膀都磨坏了,但仍然干得很有激情,那时我就想好好表现,能被推荐上大学。实际上,我只当了18天农民,就进了林业中学当了老师,后来又调入海伦县 民政局做科员。1980年,也就是国家恢复律师制度的第二年,我被调入海伦县法律顾问处,只经过了两个月的速成培训班学习,我就被“赶鸭子上架”,当上了律师。1983年,我 以绥化地区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吉林大学法律系的本科函授班,当时这个函授班是面向黑龙江省公、检、法、律师招生,一共招200人,就这样我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我读函授前实际上已经做了三年的律师了,在读大学之前,我主要是自学。记得在我刚做律师的那几年里,每天一大早就起来背法条。当时用的还是1979年颁布的《刑法》和 《刑事诉讼法》,其中《刑法》共192条、《刑事诉讼法》共164条,我都能背下来。尽管在读大学之前我也参加过省里组织的法律培训,但不得不说培训班里老师的水平跟吉林大 学的老师相差太远了。应该说,上大学后经过老师的讲解,我才对法律有了全面、系统的理解与认识,这使我受益匪浅。
  我这种先做律师后学法的情况是历史大环境造成的,但我反而觉得这样很好。首先,这使得我非常珍惜得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其次,因为之前有过三年的实践经验,所以在听 老师讲课时我是带着问题去听,再在实践中体会老师所讲授的法律原理,这样便可以对法律条文理解得更加深刻,就如同医生将讲课和临床相结合,相辅相成的效果一样。所以我 始终觉得作为学法学的人,如果在实践中锻炼过,再回过头去听老师讲课,一定会获益良多。
  读大学时可能是我生活最困难的时候吧。那时我已经35岁了,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一家六口人的吃穿住行全靠我一个人的收入。我有时连五分钱的公交车都舍不得坐,一块馍 也要分成两顿吃,就这样省下钱来买《袖珍法律小词典》。
  那时的函授班是每学期集中学习一次,有时在哈尔滨,有时在齐齐哈尔。每次都是先考试,考上一次课学的内容,然后再连着讲几天的课。那时我们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 习机会,大家课上都如饥似渴地学习,老师在上面讲,我们在下面记笔记。记得第一次上课大家因为紧张地记笔记而忽略了天气的寒冷,结果很多人都感冒了。
  那时每年过完年就要考试,有时连正月十五的元宵节还没到就要考,所以大学的那五年我没过好一次年,总是年没过完呢就要出发去考试。年前别人家置办年货,我就只能在 家里看书,有时想想要不好好过次年吧,一家人辛苦一年了,热闹热闹。但又一想,决定还是咬咬牙不过年了。1988年,我拿到了吉林大学的本科文凭,但外语不行,拿不成学位 ,我成了吉林大学函授本科但没有学位的人,这就是我的学历。
  五年的大学学习对我的一生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不但拓展了我的视野、提升了我的法学理论水平,还为我能够迈向更广阔的天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在看来,如果当初没 有读大学,我就不会在1986年有进省城的机会,更不会在1996年实现进京城的重大飞跃。
  我很感激大学对我的教育,也很崇拜大学老师。我始终认为,一个人要懂得感恩,所以我们岳成所一直都非常热心地资助各个大学的法学教育。2003年至2012年,岳成所一共 捐资300万元,在24所学校设立了奖教金、奖学金。2013年,在建所20周年之际,岳成所再捐500万元,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26所大学的法学院 设立奖教金、奖学金,截至2015年6月,已有250余名教师和620余名学生获奖。
  岳成所捐资助学的传统,还要从2003年建所10周年说起。其实当年,我们本来是想搞些活动好好庆祝一下。开始时我们想办三场音乐会,招待各方面的朋友。但后来我们觉得 还不如拿这钱去高校设立奖学金。于是我们决定拿出100万元,在北大、清华、人大、法大、吉林大学和黑龙江大学这6所大学的法学院同时设立奖教金、奖学金。我还记得2003年 12月份我回到母校吉林大学去颁奖,当时吉大党委书记张文显教授、法学院院长霍存福教授等领导都出席了颁奖仪式。当天晚上,我又拜托张文显教授把当年给我上过课的老师都 请来一起吃了饭,并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如今我的四个儿女都跟我一样做了律师,儿媳妇和外甥也有做律师的。2014年我二哥的孙女岳婷拿到了律师执业证,这标志着我们家第三代律师开始执业了。跟我的函授不同 ,他们都是科班出身,接受的法律教育当然也更系统、更全面,他们的大学生活想必也更加丰富多彩。但我还是常常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每当想起当年自己为了成为一名合格 的律师所付出的艰辛,我就会更加激励自己在律师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行!
  (作者为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第一届“全国十佳律师”。)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