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媒体报道 >

岳成:专制和激情不矛盾 《香格里拉》杂志

  岳成:专制和激情不矛盾
  《香格里拉》杂志2009年第12期 作者:张海律

  坐在三元桥气派的高层大办公室里,窗外迎面扑来的英文大楼名和广告标示,却让岳成律师气不打一处来,“在我们祖国大地上都不让自己人看懂,外面这个IX是什么啊,就是外国人都不知道。还有那栋楼上的AIR CHINA CARGO,什么东西啊!有个南京人找到工商局,状告各大品牌店都没中文标示,我看是应该的,我们有关于运用语言文字的法律。”
  看来,并非所有律师都是冷峻得犹如机器,就连岳成这样办案经验丰富、十多年前就是“全国十佳律师”的大状,也还时常以妙笔和口才鞭笞看不惯的社会现象。但与随时义愤填膺的网民不同,律师们更能冷静而深入地分析话题时间原委。打开岳成的博客,可以看到他对上海“钓鱼式执法”以及浙江“协警临时性强奸案”的独到见解。“律师是特殊职业,凡事都好问个为什么。但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也会拍案而起,对邪恶深恶痛疾。我30年的律师生涯,也不是碰什么事都那么冷静,该受感动受感动,该气愤就气愤”,岳成说道。
  其实,那些见诸博客的深刻见地,却并非岳成本人执笔,“我不会用电脑,都是用笔写字,或者在这说着,让别人帮我打出来,再传到网上。很多时候电视台就一个案子来问我的看法,采访做完后我会写个小问,儿女或是所里的律师就帮我弄成博客。我甚至连短信都不会发,很保守也很落后。”刚过60岁的岳成,很多时候的确显得保守甚至如他所言的“专制”。比如他严格要求所里100多位执业律师和其他行政工作人员,必须西装革履,衬衫一天一换,男的不能留胡子,女的眼皮不能被刘海儿遮住,如被看到,要么改掉,要么走人。“我相信清爽自信的装扮,能对人的精神状态有很大影响,律师必须得有良好的心态和激情”,岳成解释自己如此严格管理的原因。再比如,头一天有个隆胸手术失败的女子,来所里寻求帮助,要求医院返还手术费。案子要好好接,生意得认真做,可事情背后的社会心态却是岳成不待见的,“身体是天生的,自然美最重要,别人做我管不着,如果是我亲人要做,我坚决反对。”岳成惟一一次对家人的“民主”,是在买大别墅时,“那是大儿子自己拿的主意,后来大家都很喜欢。”
  大兴安岭火灾秦宝山被诉玩忽职守案、《秋菊打官司》原作者陈源斌名誉权案、原河北省副省长丛福奎被诉受贿案、崔永元肖像权名誉权案……打赢过众多著名官司的岳成是黑龙江省海伦县人,他并不认为东北话的特色能在庭上有多大优势,“的确大多东北人都像赵本山那样能侃,但南方人也能侃啊,只是东北话可能更接近普通话,那股大馇子味能让人感觉实在点吧。”在家乡海伦初为律师时,岳成总想追求法统效果,“哪个最后发言都要去争抢去计较,分毫不让。可每次从庭上回来又后悔,哎呀,那句没说,这句不该说。现在经验丰富了,名声也建立了,就不再那么追求法庭效果了。”
  岳成深知“荣誉是几十年很多案子积累出来的,但要毁了它就一夜之间”。为避免名誉扫地,除了严谨地办案外,也有些案子是从来不接的,特别是在海伦县城办理离婚案时,就绝不给女方做代理,这听上去有些奇怪,“可县城就是这么保守,男律师给女方代理,男方可能说:‘你给我老婆做代理,关系说不清啊。’直到现在到北京办离婚案,我们所也坚持女当事人用女律师,男当事人用男律师。各种胡说八道的闲话很危险”,岳成解释到,“一个律师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谈保护他人?当然更不能唯唯诺诺,缩头缩尾,要有勇气,不能这也不敢那也不敢,那绝对成为不了合格的律师。”
  在岳成看来,来所寻求帮助的当事人,甭管之前在社会上多牛,多有钱,碰上法律问题了,就成了弱势。“我们就像大夫,来的人都是患者,除了不政党的要求不能去做代理,在受理范围的,都应该去给予服务和帮助。”同时,岳成的事务所也常年给农民工、高校毕业生和SOS儿童村进行免费维权,“一年这样的免费案子有50多起,只占我们业务量的1/20,但也没有个具体指标,说多少就不能突破。我常给其他同行说:‘当事人如果真的困难,该免减就免减,有时下一个案子,好几万就回来了,不值得在几千块钱上计较。当律师得有同情心,但也得挣钱养活自己。’”至于我国的司法环境和法制建设,岳成充满信心:“过去,碰到问题的人,会先找人找领导找关系,花钱免灾。现在人们逐渐相信法律,有问题找律师。”也基于对国家这样的信任,岳成竟让自己的四个子女都当上了律师,并在自己不同的分所工作。
  采访岳成的当日,北京电视台《生活面对面》栏目又来找他了,各自完成工作后,岳律师干脆呼朋唤友,招来一大群各大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的朋友,去大吃一顿重庆菜,算是一场针对免费维权对象的“客户答谢会”。这样的“客户答谢会”,在岳成每年操办的大宴会中算是最最小型的,“11月21号,要来一次百名将军书画联谊会,300来人。这个月28号和下个月,还有400多人的两次宴请,全年一共11次,除了百名将军那场,其余都是400来人。用请客表示感激,联络感情,也算是庆祝建所16周年。我的最大原则是‘只请客不送礼’。”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