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媒体报道 >

传承龙商精神 构建和谐商会

  传承龙商精神 构建和谐商会
  ———黑龙江北京商会副会长岳成谈中国商会发展
  转自《21世纪环球人物》2009年6月创刊号; 文本刊记者
  一个地区或一国经济(尤其是民营经济)发展到一定规模,作为政府和工商阶层之间的中介与桥梁——民间商会这种非营利性公共组织的兴起就成为势所必然。当一个商会进化为强大的经济组织时,其中介和沟通功能不仅表现在对内部成员群体精神和职业素养的塑造与激励,以及和本国政府的互动关系中,更重要的是,在国际贸易可以发挥显著作用。
  300多年前,欧美国家以及日本工商阶层的商会组织先后兴起,各国政府并出台了相应的《商会法》对其加以规范和扶持。这种努力后来给华人世界造成不可磨灭的痛苦记忆:1840年前后,列强们利用武力、传教士以及强大的工商阶层和商会组织,把晚清帝国绑架为其原材料供应地和工商业产品输出地。欧美商会组织对本国政府外贸政策的影响力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当大英帝国政府迫于国际舆论的道德谴责有意取消或减少对大清帝国的鸦片贸易时,臭名昭著的东印度公司却通过所在商会及其在国会中的势力游说政府——允许这罪恶的交易继续进行,甚至走得更远。
  “19世纪中国同西方的经济关系构成一场商业革命”,而这场商业革命的结局之一,便是近代商会团体的诞生,美国学者郝延平在他的著作中分析说。他的看法是有道理的,据史料记载,1887年在天津成立的天津洋商总会的16个会员中,有一个特别的成员,它就是短暂加入过该商会的大清银行。当中国近代准商会组织经过有识之士的广泛呼吁,在1900年前后纷纷兴起以前,晚清政府和它的工商界人士一直缺少相应的中介机构跟西方商人们进行对等交流。
  历史已如云烟,但国际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博弈并没有中止。随着中国在WTO框架内最后一些自我保护领域的解除,中国工商界跟国际工商巨头们博弈的性质已经表现为深度开放的竞合阶段。这毫无疑问是一个空前的新时期,中国工商界人士在WTO框架内业憋着劲干了几年,他们的危机意识和发奋精神给媒体和公众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然而一个广泛存在的现象是令人遗憾的——中国目前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商业组织,但是当西方国家的各种经济组织游说其政府对中国提出频繁的反倾销指责时,往往使中国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陷入被动境地——中国目前依然缺乏强大的商会组织来跟对手们进行沟通和应付。
  记者:请您谈一谈成立黑龙江北京商会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岳成:各省在京成立的商会成立的目的有三:首先,成立商会是一个平台。商会的人员来自于同一个地域,因此大多数人加入商会,主要是借助这个平台更好的发展自己的企业。商会这个平台有利于互相帮助,互相发展。其次,就是维权。一个企业在京城发展,遇到一些难题,侵权时就没有商会或者组织出面解决来得更有效。第三,自律。商会要想发展好,就是要商会下的所有成员都遵纪守法,不搞违法违规的事情。商会都是在驻京办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在为京城的发展服务的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为家乡服务。
  记者:商会在这场经济危机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岳成:全世界在这场经济危机中都受到了很大影响,黑龙江省的企业也会受到影响,只是或多或少,或大或小,企业在商会的领导下进行交流沟通,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商会在这场经济危机中主要起到调节沟通的作用。
  记者:您认为我们中国的商会和海外的商会之间的最大差别是什么?
  岳成:中国的商会是在政府的领导下开展的,海外的商会可能更独立一些。我们的优势就是有中国特色,在政府的指导下开展的一切工作,但政府并不参与你的决策工作的实施,政府是引导商会给企业提供方便让大家健康发展,为大家创造条件,并不干涉每个企业的发展,商会到企业参观走访,互相推荐,了解企业的发展状况,以便更好的为企业提供服务。
  记者:一直以来关于商会的发展都是一个热门话题,以我们龙江商会为龙头的商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岳成:商会的发展要打消狭隘的地域限制,应该开阔眼界,首先是为商会的会员提供好的平台提供好的商机,提供好的便利。为会员提供一些服务,帮助,商会之所以会越来越壮大,像黑龙江商会,他们相结对子,互相帮助。是因为商会有几百家企业在一起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需求,他肯定有一定的优点互相学习,每个企业之所以踊跃参加也基于这一点。政府积极的组织,引导商会越办越好,是对社会、对家乡做的一件好事情。黑龙江北京商会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活动组织的有声有色,商会组织起来,自律性也会很好。这都是会长田在玮和秘书长的领导的好!
  记者:请您从法律的角度,谈一谈企业和商会之间如何才能健康发展?
  岳成:企业要想发展好首先要依法发展合乎法律,既然是搞企业,肯定是要企业获得的利润最大化,要想利润最大化就必须顺应潮流,看好商机,另外你要想发展的健康,也必须是要合乎法律的。你打擦边球是不行的,是危险的,这可能和我的职业有关系。作为一个律师我总提醒这些商家,谁才是你最大的保护神?就是法律。绝对按照法律行事,你才会健康发展。如果是老搞擦边球,或是搞违法违纪的事情,那是自取灭亡。商会的发展也是一样,商会是靠着章程发展的,章程就是商会的宪法。所以说商会要想健康发展,就必须要依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办事。另外商会要想发展的好,首先得服务的好。对企业服务的好了,企业壮大了,商会才会壮大。商会要想做事情,事情很多,要想不做事情也没有人督促你。无论是会长还是其他人都有各自的事情。像我们黑龙江商会的秘书长他有自己的事情,他是国家工作人员,是驻京办外联处的处长,他不像聘的副秘书长和其他工作人员,他们就在这里工作,为大家服务,所以说这些人要对商会的事情有热心,有责任感,商会才能发展的好。黑龙江为什么发展的好呢?就是因为我们有个好秘书长很热心,另外就是我们的会长,如果这两个人不积极不主动,那么有些事情就不会实施。因此,我们黑龙江的商会发展的快好,发展的好!
  记者:如何促进商会法的颁布?商会法迟迟不能实施的原因是什么?媒体和商会应如何促进这一法律的尽快出台?
  岳成:因为我们国家的立法是有计划的,有很多急需要解决的问题都在解决中,商会这块有立法当然是好事;作为媒体应呼吁立法的尽快实施;各个商会在发展当中,遇到实际问题要向司法部门提出,在商会发展壮大过程中,遇到了那些法律上的空白、缺陷,或是无法可依时应向相关立法部门提出来,为立法机关调研提供好的资料。只有相互间的矛盾协调了,才能更快的促进商会法的出台。
  记者:企业应具备什么样的行业品德?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商会应如何帮助企业发展壮大?
  岳成:企业想发展、想生存,只有不违背国家的法律规定。就像公民一样,在这个社会上自由的生活,他得遵循这个地方的法律规定,不然的话你说法律是道德的底线,首先你得不违背法律。例如:汶川大地震捐款,这是道德层面的要求,没有人强迫你捐款,都是自愿的,捐款不捐款不违背法律,我尽我所能捐款,证明我有爱心,大家欢迎,鼓掌。我有钱,我不捐款,大家只能说我没爱心没有责任感,但你并没有违反法律。所以说一个企业的发展就是这样,我是生产食品或是生产药品的,有关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就必须遵守。例如:三鹿奶粉在中国奶粉业是领头羊,却在一夜之间消亡。原因是什么?它违法、违规,他自找灭亡,所以不管你发展多大,都要自律。我做食品的我肯定要遵守《食品安全法》这部法律,不能抱着侥幸的心理,就像三鹿这样。所以一个企业的发展,你要想搞好,不能因为你交了几个领导,那不是保护,法律是你最大的保护神。一个企业要想健康发展,必须是合法的。想黄光裕,你变成大陆首富了,你也必须要严格遵守法律,企业才能健康的发展。
  记者:今年商会有哪些计划为企业开展服务?
  岳成:商会要引导企业遵守法律。今年我们商会会长和秘书长已经定了具体计划,为会员多做实事,结对子加快企业的发展。具体计划将会在今年内逐步实施。
  记者:请从反垄断法的角度谈一谈“商务部驳回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事件?
  岳成:市场经济的核心是竞争,那么我理解市场经济的核心有三点,一个是竞争。没有竞争就不叫市场经济;第二个市场经济应该是诚信经济,那么没有诚信不能称之为成熟的市场经济;第三个就是法制的经济。那么,有的企业说我需要和你公平竞争,有的企业就是不诚信,不想和你公平竞争怎么办?依靠法律。那么反垄断法的核心是公平竞争,反垄断法就是要让各企业家之间公平竞争,一般你形成了垄断你就可以掌握市场价格,这不利于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这次我们国家的商务部没有批准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也是基于商品社会怎样才能公平竞争。不能让可口可乐碳酸饮料垄断了我们的市场,这不利于市场的公平竞争。当然商务部之所以驳回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这就是国家、政府要让社会经济健康的发展,不让他形成垄断。反垄断法就是不让企业形成垄断,不形成垄断就可以公平竞争,形成了垄断就不能公平竞争。因此,商务部是基于这一点没有批准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汇源果汁是民族品牌,我们对汇源果汁也是有感情的,公众对这一问题不理解,民族企业要保住,国家恢复市场经济,树立自己的品牌,应该发展下去。那么企业的发展靠品牌,一个品牌如果能发展的好,发展的长久,是一步一步的发展起来的市场,才能赢得社会对他的信任。
  记者:您认为反垄断法对我们的企业发展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岳成:反垄断法就是要让市场不形成垄断,形成垄断了,就是几个企业垄断着的经济,不利于市场经济和中小企业的发展。反垄断法就是为了维护公平竞争,控制着企业达到一定程度而不让它形成垄断。
  记者:有媒体和评论家认为黑龙江商人是酒里喝出来的商机,有点“匪气”,又有点保守。作为新时代的龙商人,您怎么看待这些约定俗成的“修饰”?
  岳成:有个伟人说:“打比方不是证明。任何比喻都是有缺陷的”。说黑龙江北京商会或黑龙江人是在酒桌上发展起来的,我过去也有这个概念,也有这样的想法。说南方人不能喝酒,我们北方人能喝酒,其实恰恰相反,有时候南方人喝起酒来比我们北方人还能喝,我们过去只是有这样一个错误的概念。北方人喝酒和他的天气也有关系,也是一个地方的习惯,所以很多事情有他的地域限制。喝酒好不好?我也喜欢喝酒!当然好。但喝醉了就不好了,要掌握这个度。另外喝酒确实沟通感情啊!很多东西在酒桌上沟通会更容易些。其实南方人更注重这种酒文化更注重餐饮。为什么呢?过去我们把吃放在第一位,在改革开放初期,吃一顿好的,是大家都很愉快的事情,大家在一起聚餐不只是为了吃,有时候“吃”确实是一种负担,但为什么也愿意呢?这是为了交流。在酒桌上的交流,在饭局上的沟通,往往就在气氛和谐中让沟通变得更自然。黑龙江人愿意在酒桌上展现他们的豪爽,这一点我并不否认,也不反对,我的律师行有很多工作也是在酒桌上谈的。不管是“匪气”也好,保守也罢。人喝酒就恢复了本性,喝酒后就很少在那里装腔作势,黑龙江人固有的坦诚、直率就都表露出来了。所以说什么东西都得掌握个度。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