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媒体报道 >

全国首届十佳律师岳成的媒体传奇 《记者观察》杂志

  《记者观察》杂志2007年6月(上) 
作者:王珊珊
   岳成,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创办人,国家一级律师,第一届“全国十佳律师”。北京市司法局授予他“刑事辩护突出贡献奖”,他连续两年被评为“中国十大诚信英才”,是北京市评标专家……据零点公司调查显示,早在近十年前,他就是北京市知名度最高的律师。
  从业20余年,岳成成功代理案件无数,其中不乏闻名遐迩的经典案例:“法轮功”骨干分子李昌刑事辩护案;原河北省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刑事辩护案;《浏阳河》词作者徐叔华著作权案;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肖像权名誉权案……善办大案要案成了岳成的特点,圈里圈外流传着“要想赢,找岳成”的顺口溜。
  岳成身上加载着无数引以自豪的荣誉,但在很多律师同行眼中,却流露出不屑的神情,“傍媒体”成为他们指责岳成的靶子。
  同行们何以如此评价岳成?岳成又有自己怎样的独到见解?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走进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走近岳成,探究这位大律师“傍媒体”背后的故事。
  草根成长史
  8:30是岳成律师事务所上班的时间,位于北京市亚运村安立花园的岳成律师事务所一片有条不紊的景象。年近六旬的岳成和他的工作人员一起,开始一天紧张而忙碌的工作。在他接待了无数媒体记者的办公室里,岳成接受了《记者观察》的独家专访。
  岳成的办公室不算小,却显得有些拥挤,屋子堆着各种各样的照片、奖章、奖牌、纪念品,一张宽大的写字台也被种种书籍、杂志占满,案前台历上写着密密麻麻的行程安排……
  和记者打量这个陌生的办公室一样,走进办公室的岳成也在打量着初次见面的记者。记者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长者的睿智与律师的威严。
  “律师挣人家钱是‘乘人之危’,人家摊上事才找你,我们要拍良心服好务。”在岳成律师事务所的所训中,有这样一句实实在在的大白话,岳成说,这是他们坚守的职业道德。
  27年前,我国刚刚恢复律师制度后不久,已过而立之年的岳成,赶鸭子上架般走进了当时不为人熟知的“律师”行业。
  1979年起,全国从一些大、中城市继而到各个县、区,相继建立了法律顾问处。很多和岳成一样没有任何法律基础的人,成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新时期的律师。
  很多人说岳成是时势造出的英雄,“岳成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就是当时最为真实的写照。当时不需要考试,被调到事务所的就是律师,调到法院的就是法官。1985年,黑龙江省司法厅要扩编15人,在海伦县城已经小有名气的岳成参加了选拔。1986年,他拒绝坐办公室,到律师事务所做了律师。
  1988年,司法部向国务院提出了改革律师制度、实行合作制的申请,这在当时律师是国家编制、由国家发工资的情况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从此,我国开始了以国办律师事务所改制为主线,改革和调整律师事务所管理机制、用人机制以及分配机制等的尝试。律师成为“个体户”,属于个人的律师事务所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
  不是“海归派”也不是“学院派”的岳成从一点一滴做起,每天早起背《刑法》《刑事诉讼法》是他雷打不动的功课。他说自己当时想得特别简单,就是想让海伦县公、检、法的工作人员认为他是一个好律师。
  勤奋努力的岳成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是从1993年才开始的。岳成也“下海”了,在哈尔滨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迈出了“岳成律师”成为全国品牌的重要一步。
  “宣传牌”从老乡打起
  迄今为止,岳成取得了无数的荣誉,但在他眼中,分量最重的,依旧是那块已有些许锈迹的“第一届全国十佳律师”奖牌。
  提起这个“全国十佳”,岳成坦言背后还有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1993年,岳成刚刚在哈尔滨成立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时,由于缺乏经营经验,一时间很难打开局面。岳成突然想到了他手中不可或缺的人脉资源——老乡。
  没过多久,由事务所出资组织的海伦老乡聚会在哈尔滨八一宾馆举行,他乡故知的情感在这些熟悉、不熟悉的人中攒聚、升温。“当时有一千多人参加,各行各业的都有。”这场聚会花费10万元,却给他带来了难以估量的财富。
  没过几天,参加过聚会的一位老总找到岳成,联络代理事宜。紧接着就是第二位、第三位……聚会的花销几笔代理费用就全部收回了,岳成的人气高涨起来。
  紧接着黑龙江省司法厅、黑龙江日报社和黑龙江省律师协会联合评选黑龙江省“十大优秀律师”,许多老乡都积极给岳成投票,结果他得到了最高的票数。
  “1994年11月的时候颁奖了。我就是榜首,黑龙江的律师状元。”岳成脸上扬起灿烂的笑,看得出他满心的荣耀。正是由于这个评选结果,岳成被黑龙江省推荐,并当选了由司法部和全国十大新闻单位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十佳律师”。
  岳成对他的老乡们充满感激之情。10年后岳成已闻名全国,案源不断,收入不菲,他却没有忘记他的黑土地兄弟们。2005年,“岳成律师北京海伦同乡联谊会”在北京西单某酒店举行。此时的岳成已不再是需要老乡们“拉一把”的岳成,但是他对海伦老乡的情谊却难以忘怀。
  岳成对老乡们动情地说:“以后凡是黑龙江的农名工兄弟们在北京遇到维权事宜,来找岳成,免费代理。”
  巧借媒体也是营销
  岳成富有中国特色的律师成长史看似一路平坦、顺风顺水,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中有多少艰辛。
  “哪有不艰辛的,不艰辛能有今天吗?你想想,那不是凭空得来的,那不是摸彩票靠运气的。凡是一步步走过来都会有奋斗的,都会有艰辛的。不管是哪行哪业,不管是任何人,出点成绩都得靠努力,就是这个道理啊!更何况是个律师,律师难啊!在省城行啦,后来从省城到北京,那种艰难程度就更不用说啦!”
  刚到北京城,围绕在岳成身上的光环瞬间全部归零。对于一个外来律师,想分得北京市场的一杯羹谈何容易。岳成没有走他不太擅长也不愿尝试的“潜规则”之路,而是将突破口放在了新闻宣传上。
  有人说,岳成就是一个江湖术士,他在新闻媒体面前太过高调,明显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面对律师同行对自己“傍媒体”的冷嘲热讽,岳成并不放在心上:“媒体宣传,我做得堂堂正正,从来不对媒体说假话、空话,宣传的也是实实在在的成绩。”
  岳成说,连续两年接受“中国十大诚信英才”的褒奖,他受之无愧,心里特别坦荡。在律师这个行业中,有很多公开的秘密,也就是律师行业的“潜规则”。岳成却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原则:“我不傍权势部门,从来没有因为拉案源给当事人回扣,从来没有给中间人介绍费,也从不向当事人承诺找关系。就是依靠堂堂正正办案,赢得客户,赢得信任,一步步走到今天。”
  岳成说,律师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他们要经历很多诱惑与困难。在律师行业有不少“潜规则”,有些律师为了赢得案件,专注于庭外公关,利用职务之便作当事人和法官间行贿受贿的桥梁;还有些人,为了能够作某些企事业单位的法律顾问,请客、送礼、走后门……这些都是岳成不能接受的。
  目前一个不容忽视的现状是,中国律师分布严重失衡,有些地方一个县都找不到一个律师,但是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很多律师聚集,竞争异常激烈。饱和的市场必然导致恶性竞争。律师总要给自己找到赢得案件的砝码,才能在竞争中不被淘汰。
  岳成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说:“律师不能追求虚名,要认真对待每一个当事人和每一个案件。我对所里的律师们说,对待当事人,无论案件的自然状态是否有利,都要倾己所知、尽己所能地帮助当事人。只有这样,才能建立起自己真正的品牌。”
  衡量一个律师,岳成有他自己的五个标准:案源充足、收入增加、业务水平提高、知名度提高、社会评价良好。
  岳成坦言,他从来不把包装、炒作、作秀看作坏事。他的观点是:一个好律师,要具备两项基本素质:一是法律专长,二是营销专长。中国律师队伍中,尽管优秀的法律人才众多,却因为会推销自己的人太少,而导致大批人才难有作为。律师是法律服务工作者,不做到广为人知,怎么吸引客户?
  用岳成的话讲:“酒香还怕巷子深呢,何况律师?”
  中国大律师的社会责任
  在岳成看来,踏踏实实办好案,是每个律师最为基本的业务修养,但是同时,合理合法的宣传也是一个成功律师必须懂得的营销策略。在这点上,中国律师界还很难有谁走在岳成之前。
  “我很喜欢交朋友,特别是记者朋友。有朋友为你宣传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我结交记者朋友也有自己的原则的:只请客,不送礼。除了1996年刚来北京,打不开业务局面,在《法制日报》《北京晚报》《北京日报》和《北京青年报》上陆陆续续刊登了一些豆腐块的小广告之外,我没有在新闻宣传上花过一分钱。这么多年,写了那么多报道、上了那么多封面、录了那么多电视节目,包括上中央电视台的‘东方之子’都没花一分钱。花钱请人写东西,那是有偿新闻,我需要的不是这个。”
  岳成突然停顿下来,叹口气说:“因此,我也欠了好多记者朋友的情啊!这些记者要是有什么个人的事儿,比如买房买车的遇到个纠纷,需要我岳成帮忙,我都可高兴了,想着自己终于有机会报答他们了。”岳成脸上露出真挚而又轻松的笑容。
  岳成律师事务所代理的法律顾问单位现在有两百余家,新闻媒体占了其中的三分之一,而且收费不菲的岳成所为媒体代理都是免费的。
  岳成所进京的第三年,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委托零点调查公司调查结果即显示,岳成是北京地区知名度最高的律师。岳成说,是媒体朋友成就了他这个“知名度最高”。
  2003年,为庆祝岳成律师事务所建所十周年,岳成曾对朋友许诺在北京办三场音乐会。但是,一向遵守承诺的岳成却爽约了。他用留给音乐会的120万元,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吉林大学、黑龙江大学6所大学法学院同时设立了奖教金和奖学金。之后,岳成所每年都出资10万元,在海伦市第一中学、华东政法学院、中山大学设立奖学金。岳成承诺,这样的活动还将继续。
  带着对岳成青睐新闻宣传的固定思维模式,记者向他提出了很多人心中共同的疑问:出资在学校设立奖学金、奖教金也是为了新闻宣传吗?
  岳成的回答一如他庭辩时的沉着冷静,且异常真诚:“这怎么会是宣传呢?我拿这十万块钱在电视上、在报纸上作广告那才叫宣传。我的动机没有别人想的那么不单纯,在大学中投资,完全是为了回报社会。岳成成功了,岳成所成功了,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离不开社会。”
  “中国有钱的律师多了,能想到为法律教育事业做点儿事情的能有几个?”岳成对高校充满特殊的感情,没有上过大学的他对莘莘学子充满羡慕之情,他对人才的培养也极为重视。
  “我的处世原则就是这八个字。”岳成手指办公室的那面墙:“心存敬畏,胸怀感激。”
  岳成成功了,不是科班出身、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子弟岳成成功了。他不但完成了1976年进县城、1986年进省城、1996年进京城的“人生三部曲”,还在2006年把岳成律师事务所开到了美国。
  回首岳成将近30年的律师之路,有中国特色,亦辟其个人蹊径。许多律师没有接受岳成的媒体宣传思想,依旧在按现行“潜规则”办案,让人倍感无奈与不安。提起这些,岳成的眉头总是紧锁着。
  “但是,我依旧要说,我对我国的法制建设充满信心。”岳成的眉头舒展开来,“我自己的成功,和我四个律师子女的成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