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媒体报道 >

“国嘴”崔永元与“东方之子”岳成的刎颈交情 《知音》杂志

  《知音》杂志    作者:董竹
  一场悲壮的官司,成了两位共和国超级翘楚——“东方之子”岳成和“国嘴”崔永元撞击心灵的契机:三年前,中央电视台金牌栏目《实话实说》的主持人崔永元肖像权被侵害,盛怒之下被迫走上法庭,全权委托“全国首届十佳律师”岳成出庭辩护。在法庭上,岳成据理力争,为“国嘴”赢得了胜诉。两人从此成为莫逆之交。
  2002年8月2日,在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工作室,崔永元接受本刊特派记者的采访。自卷入官司后的两三年间,崔永元极少接受记者采访,笔者提到京城大律师岳成时,百忙之中的“国嘴”崔永元却欣然接受采访。他说:“谈岳成,可以啊。你来吧。”
  岳成,“全国首届十大律师”之一,上过《东方之子》节目,崔永元官司大获全胜的第一功臣。
  “我们两人的性格非常相像。有时,我脑子里会突然冒出岳成这个人,想起他,我的心里很温暖。”这是在接受本刊特派记者采访时,“国嘴”崔永元说的最动情的一句话。
  崔永元最欣赏岳成的一句话:我就是个农民
  1998年夏末,在一次与新闻媒体朋友的聚会上,崔永元认识了岳成。第一次见面,岳成的一句话留给了崔永元深刻的印象:“我就是个农民。”凭这句没有丝毫做作的自我介绍,崔永元一下看到了质朴、实在的真性情汉子。
  1998年夏末,在一次与新闻媒体朋友的聚会上,崔永元认识了岳成。第一次见面,岳成的一句话留给了崔永元深刻的印象:“我就是个农民。”凭这句没有丝毫做作的自我介绍,崔永元一下看到了质朴、实在的真性情汉子。
  崔永元也一直以农民自居。他说:“在出镜服装的穿着上,有人说,‘小崔,你这样穿太土气了,搭配不合适,颜色也不合适。’他们让我穿一种小领子的衣服,但我不喜欢,衣服做好了我也不穿。我从来不打领带,只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尽管不洋气,但我觉得自己穿的衣服没问题。”岳成听崔永元讲的话也很实在,笑了。
  岳成对崔永元当然耳熟能详,他和亿万观众一样,很喜欢这位总是歪着嘴笑,很真诚,很善良,很直率,始终要求自己讲真话的主持人。
  2000年深秋的一个星期日,北京城的秋风凉了,寒意习习,崔永元此刻心境萧瑟,眼前的景色映照了他内心的苍凉与困惑,甚至绝望。活了37年,他从来没有感觉到秋风如此逼人。他来到岳成的新办公地点——亚运村安立花园。这次他找大律师的目的是寻求帮助,因为一场侵权官司正纠缠着他。原来,“美福乐”盗用他的肖像和名誉,在全国90多家电视台播出了近万次广告。这一侵权行为给他的工作、生活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没有客套,崔永元开门见山地向岳成说明来意:“我是来请求您帮助的。我并不像老百姓幻想的那样可以呼风唤雨,那样风吹不着、浪打不着,那样总在江湖上笑傲着。其实,我也有一颗脆弱的心。电视台的热线电话里询问变成了质问,很多服用‘美福乐’无用或者有副作用的观众压抑不住内心的气愤,纷纷质问我:‘你为什么骗人?’当然,这里面不乏下岗工人和靠退休金维持生计的老人。他们的钱来之不易,火气也就大一些,说的话也难听一些。我在哈尔滨、沈阳、枣庄工作的同学寄来了他们录下的电视广告和印刷品,我却有口难辩。哥哥去南昌出差,有人往他手里塞同样的广告。观众来信越来越多,说法也越来越难听。”
  岳成一直认真、耐心地听崔永元诉说内心的冤屈。“小崔啊,尽管这样,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我理解你的处境和你此刻的心情,但是,这个官司能不能不打?名人打官司有时也会有副作用啊!”崔永元说得激动且悲愤,有着20年律师生涯、曾获得“全国首届十佳律师”殊荣、身经百战的岳成劝慰他时语重心长。
  崔永元眉头依然紧皱,全然不同主持《实话实说》节目的洒脱、幽默与从容。他继续向岳成讲述苦恼:“没人知道我的绝望。我陷入长时间的苦恼,打官司自古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的确如您所说,不能不考虑它的毒副作用。从我内心说,我不愿让自己成为热点人物。被炒来炒去,结果肯定是既伤自己,又伤节目。”
  “苦,谁不苦,老百姓不苦?可是若按苦来划分,你就不算老百姓了,你不愁吃和穿,坐着小车转。”岳成挡住崔永元的话锋,说起自己的“三城曲”——1976年进县城、1986年进省城、1996年进京城,80年代开始当律师。岳成言简意赅的几句话,就把他从业的经历概括得明明白白。这真让无人能敌的嘴皮子、利落且威震荧屏并拥有几亿铁杆观众的崔永元慨叹。
  岳成爽快而大气地说:“这官司我给你打,不收你的钱。”
  崔永元觉得不是钱不钱的事情,但岳成的话着实温暖着他那颗虎落平阳的心。
  “想成功,就得诚实、正直、富有同情心,这个侵权的企业不地道。”岳成的语调也很激愤,说着说着,他跑题了,“律师挣人家钱是‘乘人之危’,不摊上难事谁来找你?所以得拍着良心给人家服务。律师得像医生对待病人那样,诚恳、耐心、负责,全心全意为自己的当事人服务。一个人可以不成功、不富有,但不可以没有朋友。与岳成交朋友不会让人后悔。”
  交谈中,崔永元还了解到,岳成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他的两儿两女都曾经就读名牌大学法律系,幼子现在在英国学习法律。“等我的小儿子学成以后,我就把律师事务所开到国外去。”岳成踌躇满志地展望未来。
  听了岳成的话,崔永元的心境显然比来时开朗多了。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吃午饭时间,岳成站起来笑着说:“别怕拖,拖过初一拖不过十五,总有一天会还你清白的。走,咱们吃蘑菇去。”
  崔永元说:我和岳成的性格非常相像
  秋风总算停了,寒流退去的北京城天空显得无比高远,灿烂而温暖的阳光穿透玻璃窗笼罩着岳成庄严的面庞,崔永元注意到岳成的腰板总是挺得笔直。
  蘑菇的香气萦绕着整间餐厅,撩拨着人们的胃口,但一直眉头紧皱的崔永元显得食不甘味。岳成夹了一筷子蘑菇放到崔永元面前的盘子里,说:“小崔,吃吧,你边吃边听岳师给你分析。第一,你应该了解目前中国司法的现实,这样才能有心理承受力;第二,你应该往远处看,今天想昨天的案子,就会永远想不开,你想十几年、二十几年、五十年之后,再回头看这件事情,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第三,你的确很冤,心里有气发不出来,但你想想其他人比你还冤,有的人冤得连命都没了,还不要说你现在活得很好,你现在想不开完全是把自己陷在案子里,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岳成以老大哥的身份娓娓道来的话语,如钥匙打开了“国嘴”崔永元的心结。
  为了准备替崔永元出庭的法律文书,岳成率领同事专注地熬了七个晚上,困了就睡在办公室里。夜晚比白天安静,钟表的滴答声使黑夜显得更加静谧。
  谁能知晓,打官司的日子里,长夜显得格外无边无垠,虽然官司已经委托给岳成,心情一直沉重的崔永元像掉进了黑洞,多少次数着1只羊、2只羊、3只羊……29只、39只、99只、199只……699只……
  开庭前一天,一个很有来头的中间人找到崔永元,说“法院我们全都弄好了,肯定判你们输。如果你现在撤诉,不和我们玩命的话,我们还可以同你谈条件。”
  如同被激怒的雄狮,崔永元满腔愤怒,慷慨陈词:“我知道你们能把区法院买通,但我不相信你们能把北京中级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买通,更不相信你们能把最高人民法院买通。咱们走着看。”崔永元立刻给岳成打电话,倾诉此刻的愤怒心情,并一再叮嘱:“你现在在哪儿呀?明天要开庭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不愧为身经百战的老帅,岳成从容的笑声真切地响彻在崔永元的耳际:“我在理发馆里刮胡子啊,咱得保持律师出庭的好形象。你不用管那些,踏踏实实地睡你的觉。”
  2000年12月7日,崔永元因在中央电视台录制《实话实说》节目未能亲自出庭。西装革履的岳成径直走到法院院长面前发问:“听说你要判我们输?”
  院长说:“那你还来干什么?”
  “我想看看我们是怎么输的。”面带威严与不屈的岳成如是说。
  事后,崔永元听岳成描述这一幕时,敬佩从内心油然而生:“岳律师,你真是太棒了!”
  凭这么多年采访中接触到那些大小律师,崔永元完全明白,很多有名气的律师都和法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岳律师不干这些,这也是岳律师在同行中口碑不是像想象的那么好的重要原因之一。一些人嫉妒岳律师的成就,认为:“岳成这个人不合时宜,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不是活在这个时代。大家都那么干,就他不那么干。他就显得清白?出什么风头?傻蛋!”
  看着岳成,崔永元思绪跌宕起伏:“我也是这样的人,我要是低头早就低头了,也用不着找你岳律师了。这一点,我们性格挺像的。”生活中的崔永元也具实话实说的风格,干脆利落。岳成听得连连点头。
  2001年2月20日,这场官司在崔永元38岁生日那天胜诉了,法院判决华麟集团赔偿崔永元名誉损失费10万元,并且一连七天在中央电视台7时《新闻联播》道歉。崔永元把赔付的10万元捐给了二十几个延边考上大学却交不起学费的学子。岳成说这是迟到的判决。崔永元说收到了“脏兮兮的礼物”。
  虽然官司胜诉了,“七声道歉”至今仍如泥牛入海。直到现在,崔永元还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巨大压力。不法分子至今还没有停止侵权。“要是放在过去,我又会觉得难以承受,但是现在,有岳律师的帮助,有三年打官司的经历,我一点儿都不着急了。我要等,我要看在哪一年能够强制执行。”
  笔者问崔永元:“你还在等那七声道歉吗?”
  崔永元目光炯炯地说:“我当然要等。如果不是这样,就意味着我对我们国家的法律丧失信心。那是非常可怕的。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最近,我在东北哈尔滨调查一个案子,当事人被错判关了28年,出狱之后八年才平反。看到他,我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冤。我懂了,我付出三年时间打这个官司现在强制执行才等一年,我还能继续等。”说完这句话,崔永元回想起岳成劝慰自己的场景,事实的确如岳成所说的,老百姓太不容易了,有些人更冤,甚至冤得连命都没了。
  忙完一天的工作,崔永元经常把车开到郊外,坐在田地上抬眼远望毫无遮拦的天空,静静地想一想,想昨天,想今天,也思考明天自己应该怎么活。他的《实话实说》想告诉老百姓好好活着。此刻,不爱应酬、终日顾着说实话的崔永元才轮到想想自己,脑子里也会突然冒出岳成这个人,眼前就浮现岳成讲话时的样子。这时,崔永元心里涌动着温暖。
  再忙,这对莫逆之交半年还是要见上一面的,大家在一起吃吃蘑菇,天南海北扯一扯,相互问问最近忙些什么。与喜欢的朋友在一起,崔永元感到很放松。
  下面这段话,是崔永元在很多场合都讲过的由衷的话语:“通过这场官司,我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在思想方法和人情世故方面。我有几次很想不通,悲观沮丧,心情很坏。幸亏岳律师一直对我说,好心情是营造出来的。所以,为了工作和生活,我必须营造好心情来面对社会和自己。可以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岳成律师像宽厚的长者和大哥,劝我一定要相信法律,相信正义,摆脱忧虑,安心工作。岳成律师反复强调,即使存在个别基层法院有问题,个别法官有问题,任何时候,也不要对法律丧失信心……我庆幸自己认识了这位好律师。如果没有他,我真不知道怎样才好。”
  崔永元说:岳成是我由衷敬佩的人
  笔者在采访崔永元时,很感慨地说:“你和岳成这样严格自律的人才能走得长久。”
  崔永元想了想,说:“我未必,岳成能,因为岳成的承受能力比我强。”
  第一次光顾岳成的办公室,崔永元的目光许久停落在墙上挂着的条幅上,条幅是岳成请著名书法家写的,上书:“心存敬畏,严格自律。”
  “来所里的很多朋友都问我,为什么要把这八个字挂在这里?其实理由很简单,这是我的座右铭。”通过岳成的讲述,崔永元看到了有着兄长风范,有着温和外表,有着坚定勇敢的心的人。岳成说,北京市司法局委托零点调查公司对北京地区律师形象进行广泛社会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他成为北京地区知名度最高的律师。这时,他进京还不到三年。在有着300多家律师事务所、有着3000多名律师的人才济济的北京地区律师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多少次,听完崔永元的倾诉,岳成也倒出内心的苦水:“我太累了,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常常感到孤独。我从来没有好好休息,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我尤其害怕过年过节,人家要和家人团聚,我却因不能工作而苦恼。我不知道穿休闲鞋比穿皮鞋舒服吗?休闲鞋我不是没穿过。回到家里,老老少少一大堆,每天家里外头我都不得不包装自己。职业要求我从里到外都透着尊严。我名气大了,胆子却越来越小,每天都如履薄冰,生怕自己有闪失,惟恐对不起信赖我的人们。”
  岳成这位铁打的汉子抑制不住地向“国嘴”诉说道:“我内心的痛苦向谁去说,面对当事人的时候,我要求自己展现真诚、健康、乐观、向上的形象,不能有一丝虚假、颓废、灰暗的情绪。可谁知道回到家的我像一摊泥一样,什么话都不想说?”
  岳成有一个习惯,如果他认为你是知己,话匣子打开还真收不住,非得说痛快不可。崔永元静静地听着。
  “社会对每个人是公平的。从‘全国十佳’,到北京知名度最高,再到‘东方之子’和特别贡献奖……但在成功和荣誉面前,我反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有人说,‘岳成律师事务所能够生存下去,我们就有希望,因为岳成不搞任何歪门邪道。’”
  也许,崔永元和岳成都有“高处不胜寒”的切身体会。周末的时候,两人一杯清茶,谈着案子,不知不觉就袒露了平素不可能表露的心迹。
  崔永元笑了,他笑的时候嘴尽管有点儿歪,但很可爱:“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人很少,你的行为不是跟一两个人斗,而是面对一股势力。你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就意味着你一辈子与痛苦相伴。有时候我也想,如果你用一点儿农民的狡诈多赚一些钱,肯定比现在赚得多。说实话,我还真不希望你那样做。少挣点儿,保险点,你就保持现在这样最好。”
  岳成自豪地向崔永元讲述自己最近的一个举动。在2001年10月,他自己花钱主动请税务师对全所在北京五年来的财务进行全面审计,并主动补交了因财务交接出现疏漏而漏交的税款。他坦言:一、怕税务检查出问题;二、自己是律师,从事法律职业,本身就应该模范依法纳税。
  崔永元用赞许的目光与岳成的目光对接:“我觉得你这样留一身清白很好。从短期看,你不会有大的暴利。用可持续发展的眼光来看,我觉得这样做人做事,你会做得很长,会一代一代地做下去。”
  男人之间的情谊扎根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在很多时候,崔永元都吐露对岳成的敬意:“在当今社会,我敬佩的人不多,岳成算是一个。我敬佩的人大多是小人书里的,像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那样顶天立地的英雄,但我由衷地敬佩岳成。”
  采访结束的时候,崔永元委托笔者带给岳成一本他近日出版的、印刷精美的书《不过如此》(韩文版),扉页上的题字一挥而就:“岳成律师,这回韩国人知道咱们胜诉了。崔永元。2002年8月2日。”优美的行书洋洋洒洒,透着英气与才情。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