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本所介绍 > 本所简讯 > 岳成简讯 >

东方卫视《今晚60分》丨 岳屾山律师评论“如何让被家暴者不再无助”

       2019年6月26日,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东方卫视特约评论员岳屾山律师作客东方卫视北京直播间,与《今晚60分》栏目直播连线,就“如何让被家暴者不再无助”发表评论。
新闻背景
       近日,山东滨州的初三毕业生们迎来了中考发榜的日子,而滨州阳信县的一位初三女生杨瑞立却缺席了今年的中考。就在考试的前三天,她惨死在自己亲生父亲的刀下。
       6月7日上午,在山东滨州,已经一个月多没有回家的杨瑞立回家拿书,与父亲杨爱静发生了争执,随后被自己41岁的亲生父亲杀害。杨瑞立的母亲李美芝说,在遇害之前,这个16岁的女孩长期遭受家暴。在平常生活中,杨爱静只宠小儿子,却不愿女儿继续读书,催女儿出去打工。他认为如果女儿读书,就没钱给儿子娶媳妇、买房买车。
       杨瑞立曾经给学校以及相关部门写过一封《求助信》,但是没有引起重视,学校表示没有办法帮助其彻底解除家庭矛盾,能做的只是调解。随后经街道办事处申请司法调解:杨爱静不同意杨瑞立去其大嫂处居住,但是表态会供孩子上完高中。
观念陈旧、丧失担当  导致悲剧发生
       岳屾山律师认为,在这起惨案中,有观念陈旧和不敢于担当、畏惧担当的情况存在。观念陈旧不仅仅是指施暴者重男轻女的观念陈旧,还有这些提供了帮助的机构和个人,他们的观念也是陈旧的。现在依然有很多人把家暴认为是别人家的家务事,而没有把它看作一个社会问题,或把它看作一个治安案件来处理。主持调解的机构和人员,如果发现调解无效,应该采取下一步的措施;包括公安机关也可以采取下一步措施,哪怕没有打出伤来,也至少要对其进行训诫、警告、制止,这些在《反家暴法》中规定得非常明确。如果之前的各个环节都能够有担当地来履行自己的职责,悲剧有可能就不会发生。 
相关机构渎职  将受到处罚
       《反家暴法》规定,负有反家庭暴力职责的机构和工作人员,如果存在渎职或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但从目前来看,并没有起到作用。他们的做法是否违反政纪,或已经严重到犯罪的程度,还需要后续进行调查,但至少他们的这些做法并没有体现出应有的担当,或应该履行应尽的职责。
法律法规落实不到位  人身保护令形同虚设
       人身保护令很难申请,实际上还是落实不到位,让人身保护令制度有一些形同虚设。其中涉及到的问题,一个是申请上是否存在着问题,是不是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去申请,包括本案中的被害人,她是一个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当她自己没有去申请时,其近亲属、公安机关、居委会、村委会或民政部门应代其去申请;申请人身保护令,不仅仅是针对已遭到人身伤害的家庭暴力行为,在面临着可能遭受家庭暴力的现实风险时,也应该给予人身保护;在申请人进行申请时,人民法院对于具体审查证据的过程不应过于严苛,应对申请人进行相应的指导,如应该准备哪些证据,应该提供什么样的证据;应该为他们出具证据的机构,应在接到寻求帮助之后,制作相应的笔录或文书,来证明申请人确实遭受了家庭暴力,或正在面临着家庭暴力危险。如果这些关节都打通了,真正切切实实落实下去,人身保护令就会起到应有的作用。
制止家暴是社会难题
       如何从根本上来制止家庭暴力,包括针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一直是社会所面临的难题,很多人都在探讨。我国在法律制度层面的保护其实还是比较严密的,有《未成年人保护法》、《民法总则》、《反家庭暴力法》等,包括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提到了有家庭保护、社会保护、学校保护等多方面的保护,也为相应的部门设定了权利和职责,要求他们去保护未成年人;包括在《民法总则》中规定,如果遭遇长期家暴,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加害人的监护人资格,如果未成年人人自己无法申请,其近亲属、单位、居委会、村委会都可以代其去申请等等,但这些规定在现实中可能并没有得到落实。
       另外,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家务事,或者觉得打一打、管教孩子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但往往大错都是由小错积累而成,长期的家庭暴力最终可能就会演变成恶性案件。制止家暴,需要全社会共同关注、共同推进。

       律师岳家军,为人民服务!
       从优秀走向卓越!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