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本所介绍 > 微信观点 >

最高人民法院原则通过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入刑标准

2017年3月20日,首席大法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主持召开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全体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使一直以来备受人们关注的“个人信息泄露”问题再次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人们在享受网络所带来的诸多便利的同时,也面临着个人信息泄露的危机。

 

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9年在《刑法修正案(七)》中增设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其条文内容为:

 

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进一步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整合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扩大了犯罪主体和侵犯个人信息行为的范围。其条文主要内容为:

 

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从上述条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具体定罪量刑标准并不明确,公民的个人信息包括哪些、情节严重与否的区分标准等都没有相关的规定,这导致了司法实践中的适用瓶颈,亟需通过司法解释予以明确。

 

这次最高法原则通过的该《解释》,主要规定了“公民个人信息的范围;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所涉及的宽严相济、犯罪竞合、单位犯罪、数量计算等问题”三方面的内容,正好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适用提供了更具有可操作性的指引,对依法惩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活动和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和合法权益也更加有力。

 

《解释》规定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那么如果侵犯了公民个人信息却达不到定罪量刑标准的话,就不可能构成犯罪。但是“不犯罪”并不等于“不违法”,只要实施了刑法分则所设定的行为类型就可以推定行为人的行为具有违法性。比如诈骗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是诈骗数额达到三千元,即使达不到这一标准,也不能否定诈骗行为不具有行政违法性,还可以对其进行治安处罚。同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也是如此,其从产生之时起就具备行政违法的性质。

 

然而,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我国尚未确立统一完备的行政法律制裁体系与刑事制裁相衔接,连《治安管理处罚法》都未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作为行政违法行为。而是散见于不同的法律、法规或规章,如《电信条例》、《邮政法》、《档案法》、《居民身份证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反洗钱法》、《律师法》、《公证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等。

 

因此,进一步制定统一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从刑事责任和行政处罚两个层次来确定追责标准,仍然十分必要,也才可进一步有效阻止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泛滥。

 

文/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岳屾山律师

喻长城律师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