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岳成律师事务所 > 中文 > 本所介绍 > 微信观点 >

岳屾山律师接受《中国产经新闻》采访:要退休先缴费 专家质疑有雁过拔毛之嫌

  要退休先缴费
  专家质疑有雁过拔毛之嫌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于淼报道
  “要退休,需先缴费”。这个说法听起来着实有点“耍横不讲理”。但在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居民王岩(化名)就真遇到过这样的事儿。
  据媒体报道,2016年12月23日,王岩在黑山县人社局为从企业退休的父亲办理退休手续时,被强行收取了一笔名为“社会化管理服务费”的钱,金额为400元。并且,据说这笔钱还必须得交,不交的话就不能往下办理退休手续。王岩说,随后他了解到,自己的几位长辈在办理退休时,也均被要求交纳了这笔费用。
  此事一经报道,很多网友均表示自己或者亲戚朋友也遭遇过此事,不交钱根本办不了退休。那么,这笔“社会化管理服务费”究竟该不该交?
  部分地方已免收费
  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显示,在办理退休手续时,不单单是黑山县,辽宁其他地方以及安徽也存在企业员工被强制交纳一定费用的事实。
  辽宁省沈阳市的冯先生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他的妈妈退休时交了差不多将近一万块钱,而且不开收据,直接去银行给账户存款的。当时说是这笔钱退休两年后返还,但是今年已经满两年了,一点返还钱的信息都没有。
  一位安徽蚌埠的退休人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直言,正常情况下,相关部门需要我们缴纳服务费,我们就缴。特别是在办理退休时,毕竟大家都害怕“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办不了退休,损失的可比这点费用大多了。
  不难看出,不少老百姓对于是否该缴纳,他们并不清楚。
  而对于“黑山县人社局是向企业员工个人收取的这笔费用,且未获省级财政、价格主管部门的立项审批,也不在锦州市物价局监管之下。”的这种现象,有业内人士直言,这是不合理的。
  但需要指出的是,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其实目前我国的部分地方已经逐步免收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等费用。
  山东省威海市一位在企业从事负责办理退休人员退休手续的员工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该企业在为员工办理退休时,是由企业直接把档案送到人社部审核,从来没有交过其他的费用。至于个人办理退休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据了解,杭州市就已经取消了此类收费,2010年8月,杭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与杭州市财政局联合发文明确,从2010年9月1日起,停止收缴一次性市区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费。企业新增退休人员移交社会化管理后,所需服务经费由企业同级财政全额负担。省部属企业仍按原规定执行。
  此后,为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无锡市也向社会公布了明文规定,无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自2016年1月停止向企业征收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费。
  除此之外,徐州新沂市对于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等费用也规定一律免收。据徐州市政府门户网站显示,2016年6月出台规定,公共服务免收7项费用,即机动车驾驶员在公安机关办理驾驶证换证、补证、记分审验等业务的体检、人像采集、复印资料三项费用全免,全市年均13000名驾驶员受益;其他各行政事业单位在审批服务过程中涉及的检索、复印、资料保护和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等费用一律免收。
  看来,有些地方已经取消了征收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费的收取。
  合理性待考
  不难发现,目前我国很多地方都还存在退休人员办理退休手续时需缴纳“社会化管理服务费”的现象。但这笔服务费该不该征收,其征收是否有法律依据?则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向人社部缴纳社会化管理服务费确实是有依据的。早在十几年前,我国就开始了深入推进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工作。
  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关于积极推进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工作的意见的通知》(中办发[2003]16号),企业退休人员实行社会化管理服务,是建立独立于企业事业单位之外的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解决企业办社会问题的重要措施。据了解,这笔经费是通过3个渠道获得,一是财政拨款;二是企业移交退休人员时缴纳;三是社会捐款、社会募集。
  对于“社会化管理服务费”该不该交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与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智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做出了解答,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关于积极推进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工作的意见的通知》,企业的退休员工需要把退休以后的养老关系包括养老金的发放,包括日常的登记和管理要从企业移交到社会上。既然要从企业移交到社会上,显然就涉及到这些人员的管理,档案的登记、退休金的发放,包括每年可能会有一些关于退休金增幅的事情需要有人去做。因此,“对社会化的管理服务来说是要增加人力物力的,对于这些机构外增加的负担,退休人员在办理退休的时候需要缴纳相应的管理服务费也是合情合理的。”
  “此外,每个地方的区域差异很大,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可能这部分经费地方财政就可以支撑。但是具体做法每个地方不一样,大部分的省份是要求由企业来承担这部分费用,个人不承担。”王智勇指出。
  他进一步指出,当然这也分情况,比如在退休之前,这种劳动雇佣关系仍然存在,那么退休以后的这个费用应该由企业出。但是也有一种情况就是在退休之前跟原来的企业已经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再去办退休的时候可能需要个人来承担这部分费用。还有,一部分企业由于各种原因倒闭了或者无力支付,可能也需要个人承担一部分,这个由各地方的部门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所以关于这个情况,各地是很不一样的,这就反映了地区差异的存在。
  “有的地方因为经济发展比较落后,地方财政力量不足,可能就需要企业或个人承担这部分费用。”王智勇举例道,东北地区目前处于经济增长垫底的地区,因此收取费用是可以理解的。
  但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强调,首先,从原则上来讲,社会化管理服务费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它的收取需要经过省级政府部门批准的,如果没有经过相应的程序也没有法律依据,这个收费就是不合法的。另外,还需要考虑这个收费的合理性,因为行政行为既要符合合法性,又要符合合理性。
  在岳屾山看来,养老服务本身是公民在退休以后所应该享受到的一种社会福利。在交纳了相应的养老保险之后还要交纳服务费,有点雁过拔毛的意思了,增加了老百姓的负担。这种福利从理论来讲不应该再额外收取一些费用。有的地方收,有的地方不收,还是要看它收费的依据和收费的项目到底是什么,这需要取得相应的法律依据,有相应的法律依据才能够进行收取。
  但中研普华研究员谭小龙还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强调,“根据目前的国家法规来看,社会化管理服务费是必须要缴纳的,但是从各省的公开法规文件来看,这个费用应用是由企业承担而非个人承担。”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